飞飞娱乐网,小刀娱乐网,QQ资源,爱收集,爱分享,QQ技术,飞飞资源网

形容人心险恶的成语

admin 资源分享
北京時間4月10日早上9時,由莫斯科飛抵上海的俄航SU208航班降落在上海浦東國際機場。這趟航班的執飛機型為波音B777,402個座位,當日載客204人。
幾天之后,這架航班突然成為疫情下新的“風暴眼”。
4月13日,上海衛健委通報,4月12日報告的境外輸入新冠肺炎確診病例,有9例來自4月10日自俄羅斯出發,當日抵達上海浦東國際的這架航班。而前一天,上海新增境外輸入確診病例中,有51例也來自這架航班。截至4月13日,這架航班上確診人數達到60人。
盡管上海疾控部門已經做出了得當安排。但這架飛機上的60名確診病例,還是引起了公眾對于俄羅斯輸入疫情的擔憂。4月13日,曾搭乘SU208航班的一名乘客告訴紅星新聞記者,這架航班上多為在俄華商,主要來自莫斯科薩達沃和柳布利諾兩個市場。
那么為何有這么集中的確診病例?這架航班是否是俄羅斯疫情的“橫斷面”,俄羅斯的華人現在怎么樣?華人集中的兩家市場此前疫情防控是否得當?成為隨之而來,值得關注的問題。紅星新聞記者通過對話在俄華商與SU208航班乘客試圖解答這些問題。
俄航SU208乘客講述:
同機乘客乘機前已有咳嗽癥狀 下飛機4小時后得知有乘客檢測出核酸陽性
13日上午,上海市政府新聞發布會通報,經過兩輪核酸檢測,該航班已經排查出60人核酸檢測結果呈陽性。經組織市級醫療救治專家進行會診,綜合流行病學史、臨床癥狀、實驗室檢測和影像學檢查結果等,共診斷為確診病例60例,均已及時送至定點醫療機構進行集中隔離治療。同機其他旅客已全部落實集中隔離醫學觀察措施。
4月13日,搭乘該航班回國的莫斯科樂清商會副會長黃順水告訴紅星新聞記者,目前他正在上海一家酒店接受隔離醫學觀察。

4月10日搭乘俄航SU208回國的黃順水

黃順水發帖分享回國經歷
黃順水是溫州樂清人,在俄羅斯做服裝生意近20年。每年有一半時間在莫斯科度過。今年1月27日,他從國內到達莫斯科。隨著俄羅斯疫情的發展,3月28日俄羅斯宣布全國休假居家隔離,他所在的市場也關閉。
3月31日,俄羅斯將休假時間延長到4月底。鑒于疫情形勢,黃順水萌生了回國的想法。原本他計劃購買4月5日俄航SU208航班,但4月5日的航班隨后被取消。
直到4月9日下午3點左右(俄羅斯時間),黃順水才得到這一周俄航SU208航班復飛的消息。俄羅斯總理米舒斯京曾下令,從3月30日起臨時限制全國汽車、鐵路和其他口岸的過境。隨后,莫斯科直飛國內的航班銳減。機票價格也一路飆升,黃順水說,一些航班的票價甚至賣到了人民幣1萬元以上。但4月9日臨時復飛的俄航SU208航班,票價正常,公務艙合人民幣9000多元,經濟艙3000元左右。
出發當天,黃順水和同行的6位同伴都穿了隔離服,戴了口罩和護目鏡。
“機上的乘客大概只有一半,飛機上預留了很多座位,乘客們并不是挨著坐的。并且大家都做了很好的防護,幾乎每個人都穿了隔離服。8個小時的飛行過程中,大家幾乎不吃東西。在浦東機場降落時,每個人也都登記了健康申明卡,量了體溫,接受了核酸檢測。”黃順水說,在航班起飛前他聽說,同機乘客中有人有咳嗽癥狀。但在莫斯科登機時,并沒有檢疫程序,也沒有量體溫。
“飛機上還是存在感染風險,一路上一直懸著心”,黃順水告訴紅星新聞,飛機抵達上海浦東國際機場打開艙門時,才稍稍輕松一點。乘客在飛機上登記了包括座位、姓名、過去14天發熱狀況等健康信息以后才下飛機。根據登記的健康信息,下飛機以后,乘客們要在不同的柜臺再次核實登記信息,然后經過量體溫和核酸檢測,沒有問題才能領取護照離開機場,被大巴車送到指定的隔離酒店。
4月10日下午將近3點,黃順水才到達隔離酒店。當天晚上7點,他就接到電話稱同機乘客中有人檢測呈陽性,他需要被轉移到醫療保障級別更高的酒店接受隔離觀察。接著他被接到了另一家酒店。
今日是黃順水在上海隔離的第4天,他在俄羅斯已經經歷嚴格的居家隔離,在隔離期間也做了兩次核酸檢測都是陰性,體溫也保持正常。
黃順水告訴紅星新聞記者,因為俄羅斯目前只對癥狀明顯的患者提供治療,不建議有輕微癥狀體溫在38.5°以下的成人住院。所以很多在俄羅斯的華人都希望回到國內,尤其是有輕微癥狀的華人更希望回到國內。
2月中旬起莫斯科華商集中的兩家市場開始測體溫
黃順水介紹,俄羅斯的華人大概有16萬,在莫斯科的華人應該有10萬,包括跨國公司、中資企業、華商和留學生。和他一起搭乘航班回國的乘客大部分是華商。
黃順水介紹,俄羅斯的華商集中在莫斯科的兩家市場——柳布利諾和薩達沃,黃順水說,這兩家市場可以說是整個俄羅斯乃至東歐最大的批發市場。過去柳布利諾大概有5000名華商,薩達沃差不多有3000名華商。現在兩家市場合起來大概有一萬名華商。除了華商,這些市場還集中著來自越南和中亞一些國家的商人。

黃順水拍攝的疫情下的莫斯科街頭
據2017年的公開報道,該市場的三分之一都由華商經營。此前已經從莫斯科回國的柳布利諾市場華商齊先生則告訴紅星新聞,現在這個比例現在已經上升到了將近二分之一。
齊先生說,每年1月到8月是我們的旺季,其他時候則會回國休息。現在俄羅斯疫情爆發,門店停業了,一些華商選擇回國。不過,在柳布利諾市場還有很多華商選擇不回國。因為他們擔心在乘飛機返程的途中被感染。
“還有一部分華商在市場關閉以后住在了里面”,齊先生說,“華商們有的住在民居里,還有一些則就地住在柳布利諾市場里面,市場里面的住處跟家里一樣,設施也是齊全的,需要什么物資的話,打個電話就會有人送。”
齊先生說,他所在的商鋪的租金,算是日常開銷,折合人民幣大約每月2-3萬元。市場的商鋪有不少是兩家合用,所以自己只用出一半就好。不過,在柳布利諾市場里,不同位置的商鋪之間的租金天差地別。最好的商鋪租金價格是每月150萬盧布,折合人民幣14萬多。
齊先生還告訴紅星新聞記者,中國在俄羅斯的商人都是一些個體經營戶,很多人并不像人們想象的大富大貴,他們都是希望在當地賺些錢再回到國內老家消費的普通人。
黃順水告訴紅星新聞記者,這些市場的華商主要來自國內的東北、溫州和福建,他們大部分做服裝生意,將國內生產的服裝、鞋子拿到俄羅斯銷售。同時,黃順水一直擔任溫州樂清華商在莫斯科商會的副會長。
黃順水說,今年2月中旬,中國疫情形勢日趨嚴峻,俄羅斯當地也采取了一些疫情防控措施。比如,華人來俄羅斯都要采集頭像和留取唾液樣本。采集的頭像會輸入城市的監控系統,用于監督人們居家隔離14天。
“當時出入市場也采取量體溫的措施,市場上一些華商會自發戴口罩,但外國人從觀念上似乎不太喜歡戴口罩,他們還是不做什么防護。”黃順水說,可以說當時俄羅斯對于中國的疫情輸入做了較好的防控。
截至4月12日,俄羅斯單日新增確診病例首次超過2000例,該國累計確診病例升至15770例,累計死亡病例130例。
“可能因為對華人的防控措施比較到位,截至目前還沒有聽說過俄羅斯有華人發展到較為嚴重的確診病例。”作為商會的負責人之一,黃順水與中國駐俄羅斯大使館保持著聯系,以便為在俄的華人提供幫助。“現在還沒有在俄的華人有嚴重癥狀得不到救治的情況”。
紅星新聞記者 趙倩 吳陽 嚴雨程

免责声明:

本站提供的资源,都来自网络,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,所有内容及软件的文章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。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,否则,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,我们不保证内容的长久可用性,通过使用本站内容随之而来的风险与本站无关,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,从您的电脑/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。如果您喜欢该程序,请支持正版软件,购买注册,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。侵删请致信E-mail:

评论列表